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        且說那漠北大軍,并未料到戚霆梟的軍隊在經歷了這樣大的劫難之后,竟然還如此威猛,一路將他們給打退到了漠北哈卡湖以外,漠北王不得不出來求和,擬出求和書,發誓六十年以內漠北軍隊不再踏入中原半步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為這個條件,才會讓秦王決定止住馬蹄,給漠北子民一個喘息的機會,畢竟上京城還有許多事情等著自己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此次軍出征,大獲全勝,不出三日,便收到了桓文帝的旨意,叫他立刻帶軍凱旋而歸,啟程回京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回京路上,云朝歌跟蕭和嘉共坐一個馬車,雖然云旌守在外面,但是他總是覺得自己是多余的,云朝歌和戚霆梟一路上始終有說有笑,不知道的人都以為他們兩人是成婚多年的夫妻,即便是二人表現得不顯山不露水,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停下,原地休息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大雪紛飛,他們趕路也趕了不少時辰,所以秦王下達了休息整頓的指令。等雪稍稍停下,他們再啟程上路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大軍暫時駐扎在原地,四處大雪封山,想不到回去的路上,竟然是下起了反春的雪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被冷得小臉發紅,瑟瑟發抖的舍不得下馬車,最后還是被蕭和嘉給脫拖下來的,身側的戚霆梟看著心疼不已,最后把她的雙手都捂在胸口里,因為云朝歌覺得于理不合,便直接把身上的大喳脫下來給她披著,還特地尋了一出擋風擋雪的地方休息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從前只感覺戚霆梟是個粗人,說些話都是帶著鄉土氣的,但是今時今日,看著他對你的所作所為,倒真是像換了一個人似的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蕭和嘉嘴上帶著酸味,但是心里只有坦坦蕩蕩,見到他們兩人如此親昵,一股悲色從心底涌了上來,但她知道他們兩人是兩情相悅,她若是再去爭搶,便是世上最大的惡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寬慰道:“從前我也覺得他并非良人,但是總要經歷些什么,才能瞧得出一個人的品行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一個男人或者此時此刻愛你,日后被時光消磨了,但是他的品格不會改變,人性的善也是永恒的,這是我祖母跟我說的,戚霆梟……他就是這樣的人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