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這個戚霆梟要了我多少兄弟的性命嗎?幾千個人啊,那可都是有血有肉的人,就這樣白白的死在了他的手里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每天晚上閉上眼睛,能夠看到的畫面就是我內心兄弟的臉,一張一張的在我腦海中掠過,而且每一張臉都苦不堪言,你說怎么能讓我不恨他,我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碎尸萬段,我恨不得他永世不得超生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看著已經喝醉的沈岳微微皺眉,打量著他的一舉一動,看起來也不像是在假裝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上前湊近聞了一下這滿身的酒氣,她便順著他的話說了下去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能殺這么多的人,肯定也有他的道理,再說了,你本來就是山賊,這有什么好說的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沈岳忽然兩眼一震追問著她,“你不是說和他不認識嗎,你怎么知道他是做什么的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不緊不慢的回答著他的問題,“我跟他確實不認識,但是戚霆梟的名字,在民間有哪個人不會知道他的那些豐功偉績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胡扯!他什么也不是,要不是有,我能顯現出他的強大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低頭淺笑,用手這遮掩著面部,為了就是不讓他看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沈岳滔滔不絕地說著他門之間的過往,云朝歌也算是聽清楚了兩人之間的關系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還是站在了戚霆梟的一邊,這讓沈岳有點不爽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覺得好人就是好人,壞人就是壞人是嗎?難道我做的這些不都是為了那些百姓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這就是強詞奪理,你要是這樣認為,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,時間不早了,我該休息了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說著便向門口走去,打開門示意著他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沈岳扶著桌子站了起來,已經緩解的他現在不想說那么多的話,而是身體不自覺的想要靠近她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