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看到了鶯兒瑟瑟發抖,十分心疼的站起來,將自己的毯子蓋了上去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因為云朝歌的動作很輕,鶯兒沒有蘇醒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在云朝歌心里,鶯兒是個傻丫頭,可也正是這樣的傻,才讓自己無時無刻都是將她帶在身邊,她們不止主仆情分,還是姊妹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站在了船頭,想著往后的事情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呢?”鶯兒趕緊站起來,踢了踢身側的天權和玉衡,害怕自己家主子想不開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三個人一起走出,發現云朝歌站在外面,這才放心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鶯兒將毯子帶出來,披到了云朝歌的身上,“小姐,您就放心吧??纯吹匦?,咱們就快到了,一切都會好的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哪里想到開心不了多久,揚州的口岸也出現了大雪,根本不能???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突如其來的漫天大雪令她們都手足無措,最終四人一致決定繼續往前走,不管如何,事關糧食的事情絕不能有所疏漏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鶯兒有些擔心,這畢竟還是需要押鏢的人都同意,但凡有一個表示不愿意,興許她們也毫無辦法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認為鶯兒說的很有道理,決定去找鏢局的老大談一下這個事情,安撫一下人心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