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        鶯兒尤其心疼云朝歌,她不明白堂堂的云家嫡出小姐居然是要遭受這樣的罪過,無奈事情已然到了這個份上,只能咬牙承受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漫天的風雪落在他們身上,他們都被凍得唧唧索索的,還是云朝歌給他們加油打氣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你的鞋破了?!柄L兒眼尖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不以為意,在她心里,現在只有糧草最為重要,其他的都可以退而求其次,“沒事,我們繼續走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往前走了三步,鶯兒再次攔住了云朝歌,原因是發現了她的腳后跟都已經是磨出了血泡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在他們三人的眼神注視下,只能是勉強聽從了他們的意見,找到一家距離最近的小酒館,向這里的老板要了一些藥酒與白布作為包扎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天權小心翼翼的處理傷口,不斷地說著若是疼了,可以喊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無礙?!痹瞥枳炖镆е啿?,不讓自己發出任何可能的聲響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鶯兒眼淚直掉,“怎么沒事,都破成這樣了,小姐,你也太能忍了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經過一陣緊鑼密鼓,云朝歌的傷口被處理成功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酒館老板是個熱心人,過來詢問可還有其他需要幫助的,云朝歌借此情景,要了四套干凈且尋常的衣服,便是告別了店家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鶯兒和天權玉衡跟著云朝歌目送船只啟航,緊接著又租了一輛小船不遠不近的跟在后頭,海上風大,自然是寒涼的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你冷不冷???”鶯兒是十足關切云朝歌的一舉一動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不想讓她擔心,“我沒事,忍一忍就過去了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