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樣醒來的,她確實想起來自己被魏家兄妹追趕到了外面,最后心一橫抱著幾分賭的意思,跳下來了這懸崖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按道理云朝歌從這樣高的懸崖跌落,小小的身子是不可能會經受得住,但是還好老天垂憐,落地的時候被一粗壯的百年大樹枝丫掛住衣裳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老天爺賞飯給她看,沒要了自己的小命,還被眼前這對主仆給救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謹慎打量著面前的兩人,她險些都要移不開眼睛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男子生得未免太好看了一些,從前她見過許多俊美的男子,但是眼前這位,鼻梁高挺,膚色兩眼,額間有些許發簪沒有簪上的碎發,看起來更像是出行倉促,管不了太多的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就是因為這樣,更增添了他身上不羈和風塵仆仆的感覺。云朝歌不是犯花癡的人,戚霆梟那種不外露的俊朗她映像十分深刻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看這男子就像是走在街上看見了什么美物那樣的欣賞,讓云朝歌多看了幾眼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不過……這幾眼的時間太長了些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主仆二人的眼神,一個嘆息一個平靜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離莫感覺自己手腳都不知道放在哪里,這個救起來的姑娘,為什么一臉花癡地看著主子,她看起來不是那樣的人啊,難不成是自己看走眼了?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男子搖著折扇,微微一笑,:“姑娘,看完了吧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