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        云灝嘆了一口氣,說道:“只可惜那位壯士,并未留下只言片語,想必也是不在乎這些,只不過哪人是真的好身手,若是報效江山社稷的話,必然會有不小的作為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是文官,可是最為惜才,云朝歌聽見這話,心里已經是肯定必然是戚霆梟所為,心里不禁-地彷徨,手里攥著帕子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既是感謝他一二,但是又害怕他接近自己父兄的真實目的有所擔憂,不禁覺得害怕擔憂,努力克制自己不想起從前的事情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偏偏云灝今日累極了,正好就忘記了許諾被戚霆梟救了一命后,允諾了戚霆梟心愿的那一茬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倒真是個怪人了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賀氏在一旁嘀咕,看著云朝歌心不在焉的樣子,她說道:“往日看見你都是爭先伶俐著搶白,怎的現在不說話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埋著頭,有些不好意思湊到了母親懷里,唯恐被她看見自己的情緒,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母親不是都說了嗎。既然救人不留下姓名,那人必定只是相當一個大俠而已,不必刻意介懷的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旌有些奇怪,說實話這不像是妹妹云朝歌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作風,不過也沒有多問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沉吟片刻說道:“哥哥此番和父親出去,可有何收獲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旌拍了拍胸脯樂道:“自然是有的,跟父親死里逃生回來,這才有了大悟!這天地間的危險無時無刻不盯著我們,往后云家走得越高,就會越危險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更何況云家當初本就是斂財無數的皇商,到了這云灝的父親他們二人的祖父之后,才是走向仕途漸漸低調,這不代表沒有人在背后盯著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看見云旌此番一去確實長進不少,說道:“哥哥知道就好,云家的擔子,終有一日會到了你的肩上班,往后做事記得,千萬不能莽莽撞撞,一旦行差踏錯,便是覆水難收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