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主子,你左一口右一口的恭維著,是或不是,帶下去審問一下不就知道了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此刻就像一朵嗜血的食人花,林七看不上這樣一個小丫頭,帶著施壓的語氣說道:“云大小姐,難不成你敢對我動用私刑不成?你不怕我告你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抬頭看他,臉上的笑意陰森森的更加滲入,“笑話,你認為我會怕你?今日我弟弟沒事,我才有功夫慢慢磨著性子審問你,若是旒哥兒出什么事情,你早就被大卸八塊了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雙皎潔的杏眼盯得林七心里發毛,猶如看一個死人一般。林七當下汗毛都豎了起來,便是嘴里罵罵咧咧的,“你這個歹毒的女人,我不會招的,無人指使我這樣做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來人,先帶下去,有什么刑具都伺候著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是半個時辰的樣子過去了,那邊還是沒有傳來消息,只見方管家走進來回稟,“大小姐,一些簡單的刑具壓根奈何不了他,此刻還是在柴房里面嚷著要報官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喝了一口濃茶,淡淡道:“我記得前朝有一種刑法,叫做剝皮!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把人整個埋在土里,只露出一顆腦袋,在頭頂用刀割個十字,把整塊頭皮拉開以后,向里面灌熱騰騰的水銀下去。那水銀會把肌肉跟皮膚拉扯開來,還不留一絲血,那埋在土里的人會痛得不停扭動,又無法掙脫,只會留著一口氣,等到剝的時候由脊椎下刀,一刀把背部皮膚分成兩半,慢慢用刀分開皮膚跟肌肉,像蝴蝶展翅一樣的撕開來。最難的是胖子,因為皮膚和肌肉之間還有一堆脂肪,不好分開,不過我看著他不胖,應該還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方管家和在場的眾人聽得已經是毛骨悚然了,偏生云朝歌瞧著云淡風輕,像是再說什么趣事一般,更加的讓人覺得后怕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且告訴他,若是還繼續冥頑不靈的話,他藏在京都的妻女我也找得到,到時候旒哥兒吃的苦,我盡數奉還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放下杯盞,靜得發怵的空中響了一聲,旁人頓覺毛骨悚然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大小姐果真不一樣了……好可怕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