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你這個不長眼的狗奴才,為何還死賴在云府,還敢擋你二爺我的路,給我死出去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余二叔跪在地上磕頭求饒,臟兮兮的手緊抓著云沐的衣裳,潔白的衣服上頓時留下了兩行黑色的掌印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沐頓時心里窩火,想都不想一記窩心腳狠狠的朝他胸口踢去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奈何腳下不穩,竟然是踩滑了濕滑的鵝卵石,作勢要倒下去,余二叔見時機已到,手里的小石子擊中了云沐的左腿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沐醉酒中覺得痛感襲來,身子一歪,徑身掉進了旁邊的池塘里面去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邊的動靜驚動了隔壁院內其他灑掃的小廝,不幾時,圍聚過來一群人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了,不好了,二老爺落水了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夜里云灝帶著大房一家來的時候,太夫才剛剛離去,聽聞當時施救不及時,云沐在那死水池子里面喝了不少的污泥水,又是醉了酒,險些就溺亡了,救上來的時候,還斷了一條腿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朝歌跟在云灝身旁,心恨云沐淹死了才好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看父親流露出來真實的關切,又是一番咬牙切齒,殊不知他拿云沐當親兄弟,那人卻是狼子野心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父親,聽說二叔之所以斷腿,是因為一個掃地的奴才不小心將臟污濺到了二叔的褲腳邊,誰知二叔因為醉酒,嘴里還喊打喊殺的,自己擦不幸腳下打滑落水的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女兒的話反倒是讓云灝心里的關切落了一大半,若是這樣的事傳了出去,旁人還以為他們云府內宅都是豺狼虎豹,自己的仕途也定會受到些影響。以往這個異母弟弟都是和善憨實的性子,今日怎會如此疾言厲色的還心思狠毒,心下不免有了些計量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