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<dd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/track></dd>

    <span id="n7wiw"></span>

    <th id="n7wiw"></th>
    <th id="n7wiw"><track id="n7wiw"><rt id="n7wiw"></rt></track></th>

    1. 無名中文 > 綜合其他 > 他的愛 >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誤的雙眼裹上了一層厚厚的紗布,還洇著血液,腰肋處纏了一圈又一圈繃帶,腹側的地方又歪歪扭扭的縫了十幾針,紫黑的血液染紅了縫線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兩個鼻孔都插著鼻飼管,為的是要在他昏迷的三個月不會餓死,雙手也插滿了輸液管和粗針。林誤還是明顯的瘦了好幾圈,面中都有些枯瘦的凹陷,巴掌大的臉上蓋著大大的呼吸機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誤已經昏迷很久了,從冬天到春天,花骨朵都悄悄的開芽了,他卻一次沒有醒來,難得的可以如此放松的躺著,他的身體掌控了大腦,想讓這副殘破不堪身軀歇一歇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那日李至安趕到沈立錦家的時候甚至有些被那樣的場面惡心到了,林誤躺在血泊里,還在一抽一抽的痙攣。被刀子捅開的傷口還在流血,和那雙已經干癟的眼睛,還有隔著一層薄薄的皮凸出來的扭曲的肋骨,就算完全沒有生物常識的人也能看出來那不正常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李至安先是忍著憤怒指揮下手們把林誤用救護車緊急拉走,然后拽著沈立錦的領口,大聲喊道:“你要殺人嗎?!”,這確實有些超出他的接受范圍了,作為朋友,他無法忍受自己的朋友肆虐的殺人,作為醫生,他也無法眼睜睜的看著病人就這樣死掉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李至安知道已經無法和這樣的沈立錦進行正常的對話,索性就粗暴的逼迫他吃下一些鎮定神經的藥物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沈立錦此刻失去的理智,他認不出眼前的人,跟隨著癲狂的心,和李至安扭打在一起,不過李至安在結實的挨了幾拳后,還是順利的把藥倒進了沈立錦嘴里,他總算慢慢安靜的下來,最后靠在沙發上平緩了呼吸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距離這件事已經過去三個月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李至安在一個平淡的工作日里平淡的午休后,拉著臉進入辦公室開始上工,卻發現沈立錦這位貴客罕見的出現了,還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,還隨意的抽著煙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,李至安挨了幾拳的臉頰又開始心理性的作痛,雖然那些淺淺的淤青早已痊愈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沒好氣的說:“辦公室里不許吸煙?!?br>
              沈立錦一臉云淡風輕的說到:“這有什么?你不是也抽煙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內容未完,下一頁繼續閱讀
      久久综合精品国